城市发展百年历程中的五种模式

laodao 2021-10-09 20:58 公司动态

  在过去的100年间,全世界的城市化进程令人瞩目,许多城市都经历了不同的发展方式和发展方向,才以今天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纵观这些城市的发展历史,基本可以归纳为五种模式。

  崛起式发展的案例多发生于亚洲,中东和美洲,在过去的几千年里这些地区的城市化率一直很低,城市发展水平也不高。随着近一个世纪以来经济的高速发展,这些地区的很多城市都经历了由小村镇到大都市,从无到有的变化过程。其发展速度和发达程度都令世界瞩目。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城市是阿联酋的迪拜。迪拜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位于阿拉伯半岛的东南角,波斯湾南岸,与南亚次隔海相望,是波斯湾出海的重要关卡,自古就是欧洲、非洲和亚洲的交通中转枢纽,有天然的贸易优势。但因为迪拜自然条件较为恶劣,地处广阔的沙漠地区,20世纪以前,迪拜发展非常缓慢。幸运的是,当时迪拜的统治者马克图姆家族本身是商人起家的君主,在经济上制定了“自由贸易”的传统政策,并代代承袭,为迪拜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宽松的自由贸易环境和合理的税制,吸引着来自各个地区的冒险家们相继来到这里寻求发展。这些外国“移民”的加入,大幅加快了迪拜的国际化进程。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迪拜已经成为中东地区远近闻名的贸易港口城市,尤以珍珠出口著名。20世纪50年代,石油的发现给迪拜的发展带来了质的飞跃。1969年,迪拜通过“黑金”的出口完成了其国民经济和城市基础建设资本的原始积累。20世纪末期,为了将迪拜打造成中东最大的多元化产业之城,迪拜举全国之力,完成了一系列惊人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短短二十几年间,包括世界最高建筑和最大购物中心哈利法塔、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棕榈三岛、七星级海上帆船酒店、内设1500座位表演艺术中心的无梁柱大厦迪拜明珠、地球岛、商业湾在内的一系列超级建筑群拔地而起,逾500栋摩天大楼矗立于迪拜河畔。

  韩国首尔、阿联酋的阿布扎比、新加坡、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以及受到政策影响很大的中国深圳、上海、香港城市都是崛起式发展的代表。

  增量式发展的城市多发于欧美国家的主要城市。这些城市原本已经功能相对完善并拥有了一定规模的人口,但为了适应当代的人口增量和技术发展,在原有城市雏形的基础上进行大量的兴建,将城市原有风貌和新建筑、新发展相结合;拆掉了一些原有的建筑和区域,更多的是另建新区式发展。

  这一发展模式的城市众多,澳大利亚的悉尼,加拿大的多伦多,英国伦敦,美国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法国巴黎,德国奥斯纳布吕克等都属于这一类型。以伦敦为例,二战结束后,大量退役军人返回家中迅速激化了住房紧缺的矛盾,城市的外围区开始出现大量住宅,导致伦敦城市建成区开始向外无序蔓延。1945年,英国政府启动大伦敦地区重建计划,提出在伦敦周围建设7个新城,以疏散伦敦市区过分拥挤的人口,并依托1946年通过的《新城法》和1952年通过的《新城开发法》推动城市中心区人口向新城迁移。此后的几十年内,伦敦一直致力于改善交通条件,完善新城的产业、基本生活服务设施配套等,逐渐发展为如今的大伦敦。虽然老城区也在不断更新改建,但整体来说,新城区的发展在更大程度上支撑了伦敦市今日的地位和发展格局。

  修复式发展主要是指在经历一战和二战后,一些城市进行了重建和原有风貌的修复,并在此基础上有一定的扩张和发展。这一模式中,日本、德国和波兰的城市更具代表性,包括东京、柏林、德累斯顿、波兹南、华沙等。

  在这些城市中,东京的重建历程更为迅速。从二战日本战败到1950年,日本经济严重衰退,工业生产水平仅相当于20世纪30年代的10%左右。从1950年开始,日本经济开始复苏,疏散到农村地区的城市人口开始回流,大量的农村劳动力开始涌入城市,到1953年东京人口已经恢复到了战前的最高水平(650万)。这一时期,城市发展政策延续战前“控制超大城市发展”的理念。随着城市人口的快速增加,住宅、交通、供水等各种城市设施的服务能力越来越难以满足城市发展的需要。从这一时期开始,东京城市发展已经进入到大都市圈发展的阶段,东京的城市规划和建设更加明确地以都市圈规划和区域性项目的形式得以推进和实施。此后的二十年内。日本政府不断在东京周边开发城市副中心,积极引导城市结构转型,东京进入高速增长期。直至1973年,以“第一次石油危机”为转折点,东京开启了建设商务核心城市的稳定增长期,而1992年破灭后,东京开始反思对过去以经济增长为核心的快速城镇化道路,1995年首次提出“生活型城市”的目标,开始打造以就业和居住功能的平衡为核心的城区。今天,东京已经从二战后初期的战争废墟,发展成为人口上千万、城市功能高度密集的国际化大都市。

  采取稳健式发展策略的城市,主要以旅游业和自然风貌保护为主,以保持原有城市风貌与老城特色为主,稳步发展,适当建设,这种发展模式多见于欧洲中小城市和世界各地的旅游城市中。

  从拜占庭到君士坦丁堡,再到如今的伊斯坦布尔,是这一发展模式的佼佼者。在过去的100年中,伊斯坦布尔一直秉承着稳健式发展的模式。至今,城市内部仍保留着很多著名的历史建筑,城市的总体格局也未发生大的转变。独立大街南端相对僻静的加拉塔区,铺满鹅卵石的蜿蜒巷陌中间,一座高约70米13世纪热那亚殖民者商人修建的坚固石塔——加拉塔塔傲然耸立。中世纪时热那亚人称之为塔,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伊斯坦布尔城中的最高建筑,巍然俯瞰着老城。如今它依然主宰着金角湾以北的天际线,为城市保留了中世纪风貌的一道优美风景。类似的遗址遗迹在城内比比皆是。此外,伊斯坦布尔还保留着一条已经运营了144年,从卡拉柯伊至独立大街的地铁线。这一线路至今仍然非常繁忙,将临近海峡的卡拉柯伊商业区和市中心的商铺、餐馆、咖啡店以及画廊林立的“独立大街”连为一体。

  式发展的城市大多是因为重大事故、战争、人为污染、自然环境破环和全球变暖等各种原因,城市失去了往日的美好和平静。

  例如,著名的核电事故发生地——切尔诺贝利,受这次重大事故影响,城市陷入式发展。30多年前,这里曾是苏联的模范城镇,基础设施完备,学校、商店、咖啡馆、医院、游乐园……应有尽有,生活水平在世界前列。然而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能发电厂(原本以列宁的名字来命名)4号反应堆发生严重泄漏及爆炸事故,大约有1650平方千米的土地被辐射,城市的命运随之改变。事故后续的爆炸引发了大火并散发出大量高辐射物质到大气层中,涵盖了大面积区域。这次灾难所释放出的辐射线倍以上。切尔诺贝利一夜之间就从繁华的工业城市变成了人间禁地。至今,30多年过去了,这里房屋破败、管道陈旧、交通不便……清空的切尔诺贝利成了鬼城。此外,还有很多城市因为战火、宗教等各种原因不断在噩梦中挣扎,严重。

上一篇:精选公文范文丨统计局2021年度上半年工作总结及
下一篇:整治饭圈乱象、打击……如何营造清朗网络空间

猜你喜欢